合围长津湖志愿军六天三次炸毁水门桥美军为何还能逃出生天

时间:2022-05-13 18:44来源:未知 作者:admin 点击:
1950年12月6日晚,志愿军第27军80师240团3营7连连长姜庆云受领任务,调集了两个排的兵力组成敢死队,发起了第三次炸毁水门桥的绝命行动。 姜庆云带着步兵排的20多人走在最前边,冰天雪地之中,他们反穿着棉袄,借着衣服白色内衬形成保护色,每个人身上都背着

  1950年12月6日晚,志愿军第27军80师240团3营7连连长姜庆云受领任务,调集了两个排的兵力组成敢死队,发起了第三次炸毁水门桥的绝命行动。

  姜庆云带着步兵排的20多人走在最前边,冰天雪地之中,他们反穿着棉袄,借着衣服白色内衬形成保护色,每个人身上都背着几公斤的炸药。

  距离水门桥不到百米的时候,他们暴露了。美军的重机枪只是一梭子打过来,就将敢死队的其中7人打倒,3名战士当场牺牲。

  姜庆云和其他战士都没有停下脚步,趁着夜色继续义无反顾地向前冲。雨点一般的子弹,从他们身边呼啸而过,又不断有战士倒地。

  以血肉之躯生生闯过枪林弹雨,敢死队抵达桥头,与躲在桥墩后面的美军短兵相接,爆发了更为激烈的战斗,姜庆云的胳膊中了两枪,依然坚持着指挥战斗。守桥的美军节节败退,大部分被歼灭。

  1950年9月15日,以美军为首的联合国军登陆仁川,朝鲜战局瞬时逆转。若是任由联合国军攻占朝鲜,中国将面临着美军“饮马鸭绿江”的艰难困境。

  麦克阿瑟扬言称:“中国军队都是乌合之众,中国人若是参战,我们必将战场变成他们的屠宰场。”实际上,麦克阿瑟是巴不得中国参战的。只有这样,他们才能将刚刚建立的新中国拉入战争泥沼。

  对于我们来说,援助朝鲜兄弟是势在必行的,但又不能授人以把柄,不能将“援助”上升到“国与国之间的对战”。出于这样的考虑,毛主席将最初命名为“支援军”的抗美援朝部队,改称为“志愿军”。

  所谓“志愿”,顾名思义当然是一种民间自发的行动。尽管部队换了番号,实际上就是“换汤不换药”,但这却是不与联合国军“制造冲突”的大智慧。

  而这横空出世的中国人民志愿军,也让联合国军在前期受到麻痹,以为这支部队并非中国军队的主力。

  1950年10月19日,中国人民志愿军渡过鸭绿江。趁着联合国军兵力分散,一鼓作气将他们从鸭绿江边赶回清川江以南。

  就在麦克阿瑟和杜鲁门疑神疑鬼的时候,彭德怀司令让第一批志愿军主动后撤,离开清川江北岸。这样的举动,使得杜鲁门做出“中国军队知难而退”的错误推断,命令麦克阿瑟继续指挥军队北上。

  美军以第8集团军司令沃尔顿·沃克率部北进鸭绿江,兵力约12万人,作为西线军军长爱德华·阿尔蒙德指挥5个师,兵力约10万人,作为东线部队。两路大军并进,打算以钳形攻势拿下朝鲜。

  事实上,自11月10日接到入朝作战的命令之后,第九兵团的15万人昼伏夜行,已在美军侦察机的眼皮底下偷偷潜至战略位置,给美军布下了一个巨型的“口袋阵”。

  1950年11月27日,经受着朝鲜百年未遇的寒流,长津湖一带的气温降至零下30摄氏度以下。

  对于长津湖战役,美国作家汉普森·塞兹就曾评价道:“所有战役都是残酷的,但这场战役是美国史上最惨烈的。如此寒冷的条件,实属罕见。”

  11月27日的夜里,志愿军就像是从雪地里冒出来的一样,打了美军一个猝不及防。

  志愿军第九兵团的目的只有一个,就是要将东线大军的美军陆战一师分割包围,继而将其围歼殆尽。

  早在10月24日的时候,毛主席就与宋时轮上将说过:“美国人是最怕死的,要抓住他们最精锐的陆战一师打,打败他们,我们就赢得主动。”

  在美国人心中,美军陆战一师堪称“王牌中的王牌”,这支满编25000人的部队成立于1941年,装备极其精良,经历过瓜岛战役、冲绳岛战役等,未逢败绩。许多好莱坞大片如《父辈的旗帜》、《血战太平洋》等,都以这支部队为原型。

  对于这支部队,合众社的记者米勒还如此说过:“打败了陆战一师,就等于赢得了朝鲜战争,乃至于全世界的战争。因为,这是我们最精锐、最优秀的部队。”

  然而,就是这么一支美军王牌,于一夜之间就被志愿军分割成5块,陷入了志愿军的重重包围之中。

  自11月27日夜间发动长津湖战役起,才短短3天时间,美军就撑不住了。这些美国大兵,哪里见过志愿军这么英勇顽强、不怕牺牲的军人。

  第九兵团奉命进入朝鲜的时候,时间上极为紧迫,因此等不到物资的配备齐全。由于是从福建北上,他们的身上都还穿着南方的薄棉袄、单薄的胶底鞋。

  进入朝鲜之前,东北军区副司令员贺晋年看到战士们身上的薄棉衣,就急得直跺脚,说道:“你们就这么过去,别说打仗,冻都能把你们冻死。”于是紧急停车2小时,给第九兵团的战士们调集到部分厚棉衣棉裤,但这实在是太少了。

  厚棉衣装有3斤半的棉花,而战士们穿的南方棉衣只有1斤半的棉花,这其中的差距可就大了去了。不仅是穿的不够,被褥也是严重缺少,一个班十几名战士,只能分到两三床棉被。入夜的时候,战士们就将棉被铺在雪地上,全班的十几个人抱成一团取暖。

  长津湖战役的亲历者,周全弟老英雄便是因为冻伤而失去四肢,他流着泪回忆道:“冲锋号一响,战友们在往前冲,我眼睁睁地看着,可是我再也爬不起来。我没能在战场上为国争光,没有给党和人民争光,这是我一辈子的遗憾。”

  就是在这么极端恶劣的环境下,英勇无畏、不怕牺牲的志愿军以血肉之躯抵挡住了敌人的大炮、飞机、坦克。

  由于天气严寒,志愿军的迫击炮基本无法使用,许多炮管因为凝缩而装不进炮弹,只能用火烤、热水浇淋。就算打出去,70%左右都是哑弹,压根没法进行火力掩护,冲锋的战士们与美军的活靶子无异,成片成片倒在了战场上。

  战士们冻着、饿着、冲锋着,他们有的冻死在皑皑白雪之中,有的被美军的空袭炸得尸骨不全,有的被无情的子弹贯穿而过。他们是共和国的璀璨星辰,陨落在冰冷的长津湖畔。

  为了家国的兴衰,为了军人的忠诚,为了后辈的幸福,他们一往无前。如果你不知道什么叫做信仰的力量,看看我们最可爱的中国人民志愿军吧!

  志愿军全歼了素有“不可战胜”之称的“北极熊团”之后,阿尔蒙德与陆战一师师长史密斯等人商议,决定立即撤退。

  为了鼓舞低迷的士气,史密斯对损失惨重的将士们如此说道:“陆战队,我们向南进攻!”说罢,开始了艰难的败退之旅。

  冒着美军先进的自行高射炮车、自行高射机枪车的猛烈火力,志愿军以自己的“铁脚板”,拼死追击着美军的“铁王八”。

  从柳潭里、新兴里,撤退到下碣隅里,美军平均每个小时只能前行几百米。尽管占尽了装备、火力的绝对优势,但不怕死的志愿军仍令美军胆寒不已。

  在这个过程中,志愿军曾经有一次绝佳的机会能够断敌退路,并将占据美军的物资军需重地下碣隅里。因为按照预定计划,是由第26军主攻下碣隅里,最迟攻击时间为12月5日。

  在12月5日美军撤退至下碣隅里之前,他们在这里仅有2个步兵排的兵力。然而,由于侦查手段有限、后勤补给严重不足,第26军距离下碣隅里尚有60公里左右的距离。

  第26军抵达下碣隅里的时候,撤退到此的美军数量已达上万人,各类车辆上千台,军用物资堆积如山,所有人员与车辆都集中在一个几平方公里的小小地域。

  假若此时能有一发炮弹落到此处,都能令美军遭到致命伤亡。然而,由于志愿军的火炮缺乏迅速机动能力,只能眼睁睁看着美军在此完成集结。

  12月6日清晨,美军自下碣隅里进行大规模的撤退行动。坦克开路,其后是步兵与车辆混合而成的纵队,再然后是后卫部队。同时,一百余架飞机自美军航空母舰“莱特号”、“巴里号”、“福基号”、财神网站为您免费提供香港。“菲律宾号”、“普林斯顿号”、“斯特雷德号”、“凡尔登号”、“西西里号”轮流起飞,为撤退的美军进行全方位空中掩护。

  尽管如此,志愿军完全不顾空袭,毅然决然地不停进攻着美军。一天的时间,美军仅仅撤出了5公里。陆战一师的二等兵巴里·莱特斯回忆道:“陆战队跟中国人完全混战在一起,每个高地、每个山脊都要进行争夺角逐。”

  在坦克、榴弹炮、无后坐力炮、火箭筒、机枪组成的火网中,志愿军不肯后退一步,在美军的目瞪口呆中进行着一波又一波的攻击。从下碣隅里到古土里的18公里,美军走了整整38个小时。

  美国战史记载道:“中国士兵的身影,浮现在照明弹青白色的光亮下,如此视死如归的进攻,我们从来没有见过。”

  志愿军在不断拦截美军撤退之路的同时,更将目光瞄准了水门桥。水门桥架设于长津湖的引水管道上方,乃是美军南撤的唯一通道,过了水门桥之后,地势就转成一马平川的平原,极利于美军完成撤退。

  史密斯亦清楚知道水门桥的重要性,以一个坦克营的力量,共计40辆坦克进行守桥。

  12月1日的时候,志愿军第60师的炸桥小分队已经穿插到水门桥附近,并将水门桥炸毁。然而仅过了一天,美军陆战一师的第一工兵营以木桥的形式进行修复。

  凭借着强大火力的支援、极为先进的工业能力,美军第10军第73工兵营凭借着原桥残留的桥根,重新架设了钢制桥梁,使得水门桥再度恢复通行。

  12月6日,便是我们在开头看到的那一幕。姜庆云带着2个排的敢死队,以血肉之躯冲破美军的火力阵,将桥面连同桥基座全部炸毁。

  次日,志愿军第20军的一名副师长亲自前来观测爆破效果,并作出汇报:“水门桥已经被彻底炸毁,联合国军已无路可退。”

  得知水门桥第三次被炸毁,美军高层极为震动,下定决心不管如何都要将这支王牌部队救出。

  美军陆战一师工兵参谋兼第一工兵营营长约翰·帕特里奇建议,以空投的方式,将新的车辙桥组件空投到古土里,再将这些组件运到架桥现场。于是,美军连夜于日本三菱重工制作了8套M2型钢木车辙桥组件(架桥需要4套,考虑到空投可能造成损失,美军要了8套)。

  由于车辙桥组件重达一吨多,美军空军又连夜从日本空运来更大的降落伞,在海军陆战队空投排、第一水陆两用牵引车营的配合下,做好了空投的准备。

  12月7日上午9时,美军8架C-119大型运输机将车辙桥组件投到古土里。在重兵的掩护之下,朝着水门桥进发。

  这样的恐怖后勤运输能力,已远远超出志愿军的认知。尽管进行了三次炸毁水门桥的行动,但依然无法阻拦美军的第三次架桥。就这样,远离本土作战的美军,在2天的时间里,于朝鲜东北的偏僻山区里,凭空架设出一座载重50吨的钢制桥梁。

  这样的后勤能力,志愿军是第一次见到。事实上,由于志愿军的后勤补给断裂,这三次炸毁水门桥的举动,已是做到了自己的极限。

  水门桥第三次被美军抢修完毕,陆战一师得以逃出生天。而奉命于水门桥进行阻击的志愿军战士们,却出现了“未开一枪”的反常情况,师部对此震怒不已。

  到了阵地一看,战士们一个个都蹲在雪坑里,耳朵用毛巾围着,所有人的枪口都对准了水门桥的方向。然而没有等到发起冲锋的那一刻,香港金钥匙玄机图,他们却全都冻死了,成为了永垂不朽的冰雕。

  如果你不知道谁是我们最可爱的人,看看宋阿毛烈士吧!千千万万个像他这样的志愿军忠烈,就是我们最可爱的人!

  对于志愿军战士,参加过长津湖战役的美军士兵们回忆道:“这些中国人忠实地执行了他们的任务,没有一个人投降,顽强战斗到底,全部坚守阵地直到战死,哪怕是无一人生还。”

  志愿军跨过鸭绿江的时候,很多人还是十几岁、二十几岁的青春年华。谁都知道生命是仅有一次的宝贵,但在他们心中,拥有着比生命更加值得守护的东西。

  尽管衣着单薄,但他们的身体里流的是滚烫的热血。尽管食不果腹,但他们的信仰如崇山峻岳一般坚定。尽管战死他乡,但他们的精神永垂不朽。

  在朝鲜战争结束多年之后,日本人出版了一部关于朝鲜战争的著作,曾如此描述道:“中国军队在美军完全掌握制空权的情况下,虽然苦于缺乏装备、弹药、食品和防寒用具,但仍能忍耐一切艰难困苦,忠实地执行命令,默默地行动与战斗。这就是所提倡的‘不论在任何艰难困苦的场合,只要还有一个人,这个人就要继续战斗下去’的勇敢精神。对的信仰,对帝国主义的憎恨,已经渗透到他们的骨髓之中。”

(责任编辑:admin)
相关内容:
2022年全国五一劳动奖和全国工 新疆专业滚筒包胶公司【2022更 光大证券:给予震裕科技买入评 天津:坚持铁面铁规铁腕铁心压 企业推荐:哈密插板陶瓷滚筒包